卢师傅博客

热门关键词:  魂魄  风水  修道  雾里看花  

风水地理堪舆名著:《发微论》原文鉴赏

来源:网络
编辑:秩名
时间:2021-05-07 15:07
浏览热度:

发微论.jpg

蔡元定(1135~1198)字季通,学者称西山先生,建宁府建阳县(今属福建)人,蔡发之子。南宋著名理学家、律吕学家、堪舆学家,朱熹理学的主要创建者之一,被誉为“朱门领袖”、“闽学干城”。幼从其父学,及长,师事朱熹,熹视为讲友,博涉群书,探究义理,一生不涉仕途,不干利禄,潜心著书立说。为学长于天文、地理、乐律、历数、兵阵之说,精识博闻。著有《律吕新书》、《西山公集》等。

二十五岁到五夫向朱熹问易,朱扣其学识,见他谈吐非凡,即惊奇地说:“此吾老友也,不当在弟子之列”,四方来学者,朱必让元定考询方能入学。朱、蔡二人师友相称,研究学问,著书讲学,长达四十年,亲密无间,在学术上成为朱熹的左肱右臂。

乾道六年(公元1169年),蔡元定重上西山设“疑难堂”,与朱熹在云谷的“晦庵草堂”遥遥相对。为了及时联络问学,故在两山悬灯相望,夜间相约为号,灯暗表明学有难处,翌日往来解难。元定每到朱处,朱必留他数日,论学经常通宵达旦。宝佑三年,理宗皇帝为此敕建“西山精舍”,塑绘蔡元定与朱熹对座讲道神像。御书“西山”巨字,由孙杭石刻于石崖上。

蔡元定教人以性与天道为先,自本而支,自源而流,闻者莫不兴起,在西山讲学,学生常常挤满书屋内外。朱熹说:“造化微妙,惟深于理者识之,吾与季通言未尝厌也。”学生黄干说:“开始受学晦庵,首试西山蔡公之门,从游者多矣!公之来谒,先生必留数日,往往通夕论学不昧,从先生游者,归必过公之家,得其言论不忍去,去皆必有所得也。干之识公为最久,而荷之教最深。”

传说蔡元定曾与友人一起寻龙,路经某地时,旁人听到他们讨论真龙大地,就讥笑他说:山中若有王候地,何不归家葬乃翁。蔡元定当时礼貌地说:山中确有王候地,可惜不是我家的地方。那人就笑说,如果是我家的就给你吧。蔡元定看中的地方,正是属于此人的,于是就花钱买下了此人的地方,后人把这个地方称为“蔡家山”。蔡元定把他的父母迁葬于此地后,认为已经把家山风水布置妥善,于是上京谋求出路,后来成为“太子太傅”。

《宋史·儒林传》记载:元定之学,旁涉术数,而尤究心于地理。是编即其相地之书。大旨主于地道一刚一柔,以明动静,观聚散,审向背,观雌雄,辨强弱,分顺逆,识生死,察微着,究分合,别浮沈、定浅深、正饶减、详趋避、知裁成,凡十有四例,递为推阐,而以原感应一篇,明福善祸淫之理终焉。盖术家惟论其数,元定则推究以儒理,故其说能不悖于道。如云水本动,欲其静,山本静,欲其动。聚散言乎其大势,面背言乎其性情,知山川之大势,默定于数理之外,而后能推顺逆于咫尺微茫之间。善观者以有形察无形,不善观者以无形蔽有形。皆能抉摘精奥,非方技之士支离诞谩之比也。《地理大全》亦载此书,题曰蔡牧堂撰,为蔡元定父——蔡发,自号牧堂老人,则其书当出自发手,或后人误属之元定,亦未可知。

开禧三年(公元1207年),初赠迪功郎,宝佑四年赠太子太傅谥文节。明嘉靖九年诏元定崇祀启圣祠。

清康熙四十四年,圣祖仁皇帝颁赐宋儒蔡元定“紫阳羽翼”金匾。  

《发微论》一卷,宋蔡元定撰。元定字季通,建阳人。游於朱子之门。庆元中伪学禁起,坐党籍,窜道州。卒於谪所。后韩侂胄败,追赠迪功郎,赐谥文节。事迹具《宋史·儒林传》。元定之学,旁涉术数,而尤究心於地理。是编即其相地之书。大旨主於地道一刚一柔,以明动静,观聚散,审向背,观雌雄,辨强弱,分顺逆,识生死,察微著,究分合,别浮沈、定浅深、正饶减、详趋避、知裁成,凡十有四例,递为推阐,而以原感应一篇,明福善祸淫之理终焉。盖术家惟论其数,元定则推究以儒理,故其说能不悖於道。如云水本动,欲其静,山本静,欲其动。聚散言乎其大势,面背言乎其性情,知山川之大势,默定於数理之外,而后能推顺逆於咫尺微茫之间。善观者以有形察无形,不善观者以无形蔽有形。皆能抉摘精奥,非方技之士支离诞谩之比也。《地理大全》亦载此书,题曰蔡牧堂撰。考元定父发,自号牧堂老人,则其书当出自发手,或后人误属之元定,亦未可知。然勘核诸本,题元定撰者为多,今故仍以元定之名著於录焉。

发威篇.jpg

发微论

刚柔篇

易曰:立天之道阴与阳,立地之道柔与刚。郡氏曰:天之道阴阳尽之矣,地之道刚柔尽之矣。故地理之要莫尙于刚柔。刚柔者言乎其体质也。天地之初固若漾沙之势,未有山川之可言也。旣而风气相摩,水土相荡,则刚者屹而独存,柔者汹而渐去,于是乎山川形焉。凡山皆祖昆仑,分枝分脉愈繁愈细,此一本而万殊也。凡水皆宗大海,异派同流愈合愈广,此万殊而一本也。山体刚而用柔,故高耸而凝定。水体柔而用刚,故卑下而流行。此又刚中有柔柔中有刚也。邵氏以水为太柔,火为太刚,土为少柔,石为少刚,所谓地之四象也。水则人身之血,故为太柔。火则人身之气,故为太刚。土则人身之肉,故为少柔。石则人身之骨,故为少刚。合水火土石而为地,犹合血气骨肉而为人,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,无二理也。若细推之,凡涸燥者皆刚,坦夷者皆柔。然涸燥之中有夷坦,夷坦之中有涸燥则是刚中有柔,柔中有刚也。凡强急者皆刚,缓弱者皆柔。然强急之中有缓弱,缓弱之中有强急,则是柔中有刚,刚中有柔也。自此以往,尽推无穷,知者观之,思过半矣。


动静篇

其次莫若明动静。动静者,言乎其变通也。故凡天下之理,欲向动上求静,静中求动,不欲静愈静动愈动也。古语云水本动欲其静,山本静欲其动,此达理之言也。夫山以静为常,是谓无动,动则成龙矣。水以动为常,是谓无静,静则结地矣。故成龙之山,必踊跃翔舞,结地之水,必湾环悠洋。若其偃硬强勒,冲激牵射,则动不难动,静不难静,山水之不融结者也。然一动一静互相循环,山亦有动极而静,水亦有静极而动,不可执一而论,又在人融化之为妙也。


聚散篇

其次莫若观聚散。聚散者,言乎其大势也。夫山川融结自有天造地设,障空补缺,不陷不跌。故小聚则地小成,大聚则地大成,散而不聚,不可以言地矣。何谓聚?山之所交,水之所会,风气之常藏也。何谓散?山之所去,水之所难,风气之所散也。今之言地理,往往多论地形之巧拙,而不明聚散。大势若聚,则奇形怪穴而愈眞正。大势若散,则巧穴天然而反虚假。历观古人之葬,大抵穴多巧怪,非好怪也。良由得山水之正,则怪穴所为常也。今人于大聚之中,或乃拘于形穴而不葬者陋矣。然有大势之聚散,有穴中之聚散。大势之聚散见乎远,穴中之聚散见乎近,是二者有相须之道焉。


向背篇

其次莫若审向背。向背者,言乎其性情也。夫地理之与人事不远,人之性情不一,而向背之道可见。其向我者必有周旋相与之意,其背我者必有厌弃不顾之状。虽或暂焉矫饰,而眞态自然不可掩也。地理亦然。故观地者必观其情之向背。向者不难见,凡相对如君臣,相待如宾主,相亲相爱如兄弟骨肉,此皆向之情也。背者亦不难见,凡相视如仇敌,相抛如路人,相忌如嫉寃逆寇,此皆背之情也。观形貌者得其伪,观性情者得其眞,向背之理明而吉凶祸福之机灼然。故尝谓地理之要,不过山水向背而已矣。


雌雄篇 

其次又当看雌雄。雌雄者,言乎其配合也。夫孤阳不生,独阴不成,天下之物莫不要相配对。地理家以雌雄言之,大槪不过相对待之理。何以言之?山属阴,水属阳,故凡山之融结,必遇水之湾环,势虽顺水而来,形必逆水而就, 此山水相对有雌雄也。然山之与水又各有雌雄焉。阳龙取阴穴,阴龙取阳穴,此龙穴相对有雌雄。阳山取阴为对,阴山取阳为对,此主客相对有雌雄也。其地融结,则雌雄必合,龙穴砂水,左右主客,必相登对。若单雌单雄不相登对,则虽或结地,必非眞造化也。经曰:“雌雄相喜,天地交通”。又曰:“雌雄不顾不劳看”,古人多以此为要妙,亦天地自然之理也。


强弱篇

其次又当辨强弱。强弱者,言乎其禀气也。夫天下之理,中而已矣。太刚则折,故须济之以柔。太柔则弱,故须济之以刚。刚柔相济,中道得矣。论地理者,必须论其禀气,禀偏于柔,故其性缓。禀偏于刚,故其性急。禀刚性急,此宜穴于缓处,若复穴于刚急之处,则必有绝宗之祸。禀柔性缓,此宜穴于急处,若复穴于缓弱之处,则必有冷退之患。强来强下则伤龙,弱来弱下则脱脉。故立穴之法,大槪欲得酌中恰好的道理,不得倚于一偏,偏便生出病来。然非权衡有定,则亦未易语也。


顺逆篇

其次又当分顺逆。顺逆者,言乎其来去也。其来者何?水之所发,山之所起也。其去者何?乃水之所趋,山之所止是也。知来去而知顺逆者有矣,不知来去而知顺逆者未之有也。夫顺逆二路,如盲如聋,自非灼然有见,鲜不以逆为顺,以顺为逆者矣。要知顺山顺水者顺也,所谓来处来者是也。逆山逆水者逆也,所谓去处去者是也。立穴之法,要逆中取顺,顺中取逆,此一定之理,不可改易。若又推而广之,则龙有顺逆,脉有顺逆。顺龙之结穴者必逆,逆龙之结穴者必顺,此亦山川自然之势也。大抵论逆顺者,要知山川之大势,默定于数里之外,而后能辨顺逆于咫尺微茫之间,否则黑白混淆,以逆为顺,以顺为逆者多矣。


生死篇

其次又当识生死。生死者,言乎其取舍也。夫千里来龙,不过一席之地,倘非以生死别之,则何所决择哉?生死之说非一端,大槪有气者为生,无气者为死,脉活动者为生,粗硬者为死。龙势推左则左为生右为死,龙势推右则右为生左为死。又有瘦中取肉,则瘦处死而肉处生。饱中取饥,则饥处生而饱处死。凡此之类在人细推之,生则在所取,死则在所舍,取舍明而后穴法定,穴法定而后祸福应。若生死难辨,取舍何当,则非眞造化矣。


微著篇

其次又当察微著。微著者,言乎其气脉也。夫气无形者也属乎阳,脉有形者也属乎阴,阳淸阴浊,故气微而脉著。然气不自成,必依脉而立。脉不自为,必因气而成。盖有脉而无气者有矣,未有无脉而有气者也。经曰:气乘风则散,脉遇水则止。无脉无气者,水害之也。有脉无气,风害之也。善观气脉者,以有形察无形。不善观者,以无形蔽有形。盖无形只在有形之内,但智者所见实,故于粗浅而得其精微。愚者所见昏,故荒忽茫昧而不晓。岂知四水交流则有脉,八风不动则有气,此有目者所共见,有心者所共知,而术之至要,初不外是也。


分合篇

其次又当究分合。分合者,言乎其出没也。夫脉之为脉,非徒然而生,顿然而有。其出也,必有自然之来,则有分水以导之。其没也,必有所止,则有合水以界之。郭氏云:地有吉气,土随而起。支有止气,水随而比。又曰:支之所始,气随而起。支之所终,气随而锺。此古人论气脉之源流也。气随土而起,故脉行必有脊。气随水而比,故送脉必有水。气起于支之始,故上有分,气锺于支之终,故下有合。无分有合,则其来不眞,为其内无生气可接也。有分无合,则其止不明,为其外无堂气可受也。有分有合,则有来有止,有出有没,斯龙穴融结的定无疑,然后为全气之地也。然有小分合、大分合。其地融结,有三分三合。穴前后一分合;起主至龙虎所交,二分合;祖龙至山水大会三分合也。小合则为小明堂,大合则为大明堂,合于龙虎内则为内堂,合于龙虎外则为外堂,其合一一不相乱,如此是又不可不知也。


浮沉篇

其次又当别浮沉。浮沉者,言乎其表里也。夫脉有阴阳,故有浮沉。阳脉常见于表,所以浮也。阴脉常收干里,所以沉也。大抵地理家察脉与医家察脉无异,善医者察脉之阴阳而用药,善地理者察脉之浮沉而定穴,其理一也。夫三阴从天生,以其阴根于阳也,故阴脉必上小而下大,其出口也必圆。三阳从地出,以其阳根于阴也,故阳脉必上大而下小,其出口也必尖。后之观脉者不必问其何如,但见口尖者皆阳,其脉浮于表,口圆者皆阴,其脉沉于里,此一定不易之法。若又推而广之,则凸者脉浮,凹者脉沉,微细者脉浮,粗重者脉沉,众高一低者脉浮,众低一高者脉沉,于此相乘,则阴阳之理得矣。


浅深篇

其次又当定浅深。浅深者,言乎其准的也。夫浅深得乘,风水自成。故下地者,必以浅深为准的。宜浅而深,则气从上过,宜深而浅,则气从下过。虽得其地而不应者为此故也。大槪先观来脉之阴阳,次看四山之从佐,且如来脉入首强,作穴凹,出口尖,此皆脉浮而属阳也。来脉入首弱,作穴凸,出口圆,此皆脉沈而属阴。故曰:浅深得乘,风水自成。深浅之法多端,至理莫过于是也。切要辨认入首阴阳,虾须界合明白,若当深而浅,当浅而深,差于咫尺之间,反吉为凶矣。经曰:地吉葬凶,与弃尸同,正此义也。世俗装卦例而九星,向法以定尺寸者,大谬也。


饶减篇

其次又当正饶减。饶减者,言乎其消长也。夫龙虎左右各有饶减,然饶减龙虎者何哉?此消长阴阳之义也。饶减之法,大槪以先到者为主。龙山先到则减龙而饶虎,其穴必居左。虎山先到则减虎而饶龙,其穴必居右。盖山水关锁,必须交固,然后气全。穴左,则取左山为关,须右边水过宫锁断,所谓阴锁阳关也。穴右,则取右山为关,须左边水过宫锁断,所谓阳锁阴关也。惟有朝山朝水,则顺关顺锁不妨。若横水过宫,则逆关逆锁方善,断不可改易也,毫厘差谬,祸福大远,可不审哉。


趋避篇

其次又当详趋避。趋避者,言乎其决择也。夫天下之道二,吉凶善恶常相半,不能皆吉也而必有凶,不能皆善也而必有恶。故人之所遭有不齐也,旣所遭之不齐,则必有以处之。趋吉避凶,去恶从善是也,地理亦然。夫山川之所锺,不能皆全纯粹之气,不能无所驳杂。旣不能无所驳杂,则姸媸丑好,纷然前陈,亦其宜耳。然而山川之变应不一,咫尺之移转顿殊,或低视而丑,或高视而好,或左视而姸,或右视而媸,或秀气聚下而高则否,或情意偏右而左则亏。


裁成篇

其次又当知裁成。裁成者,言乎其人事也。夫人不天不因,天不人不成,自有宇宙卽有山川,数不加多,用不加少,必天生自然而后定。则天地之造化亦有限矣。是故,山川之融结在天,而山川之裁成在人。或过焉,吾则裁其过,使适于中。或不及焉,吾则益其不及,使适于中。裁长补短,损高益下,莫不有当然之理。其始也,不过目力之巧,工力之具。其终也,夺神功改天命,而人与天无间矣。故善者,尽其当然,而不害,其为自然。不善者,泥乎自然,而卒不知其所当然。所以道不虚行,存乎其人也。


感应篇

其次又当原感应。感应者,言乎其天道也。夫天道,不言而响应,福善祸淫皆是物也。谚云:阴地好不如心地好。此善言感应之理也。是故,求地者必以积德为本。若其德果厚,天必以吉地应之,是所以福其子孙者必也,而地之吉亦将以符之也。其恶果盈,天必以凶地应之,是所以祸其子孙者亦本于心也,而地之凶亦将以符之也。盖心者气之主,气者德之符,天未尝有心于人,而人之一心一气,感应自相符合耳。郭氏云,吉气感应,鬼福及人。人之于先骸,固不可不择其所而安厝之,然不修其本,惟末是图,则不累祖宗者寡矣,况欲有以福其子孙哉。地理之微,吾既发明之,故述此于篇终,以明天道之不可诬,人心之所当,谨噫观是书者其知所戒哉。

相关文档:

通过生辰八字,如何断阳..

南怀瑾先生:风水要懂,..

香港风水师的水平真的那..